当前位置: 主页 > 创富公式规律区 > 正文

体育场功能越多越得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7-11-10 评论数:

  除了兼容多种类型的赛事,新一代体育场馆还被赋予了十分丰富的社会功能。体育场的多功能化,不仅是出于提升盈利能力的动机,也是为了让它们与周边社区相处更融洽。

  理想的体育场馆应该是什么样的?美国《纽约时报》近日载文称,当下,越来越多的开发商和建筑师意识到,如果说决定这类设施前途的头号关键词是“位置”,那么紧随其后的便是“多样化”——赋予一座场馆尽可能多的功能,让它们一年四季都不会被冷落。

  英超联赛托特纳姆热刺队的新球场将于2018年在伦敦开放,它完美兼容多种体育项目,为此设计了可以在几分钟内快速收放的人工草皮。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(MLB)黄金骑士队位于拉斯韦加斯的球场T-MobileArena拥有两座塔楼,它们不仅是看台,还能变身为。国家橄榄球联盟(NFL)的华盛顿红人队也在建造能容纳6万人的新球场,场内设有水池,可以用来玩划艇、冲浪、溜冰,体育场的外墙则设置了专门的攀岩区和绳索垂降区。

  “观众将有大把机会体验丰富多彩的娱乐方式。”布莱恩·米拉基安是PopulousActivate公司的高管,该公司曾参与设计多座奥运场馆。“我们需要更强的吸引力以集客。”布莱恩说。

  事实上,体积庞大且用途单一的体育场馆,从上世纪60年代中期就开始逐渐失宠。随后出现的混凝土甜甜圈模样的“第二代”场馆,试图把棒球和橄榄球场整合在一起,到头来却发现两边都力不从心。结果,单一用途的场馆在20世纪90年代出现了小规模回潮。

  多功能体育场得宠,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“效费比”的考量。以往,太多场馆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处于闲置状态,被城市郊区不断扩张的停车场包围,逐渐沦为孤岛。

  更重要的是,不少体育场的建设费用达到了10亿美元级别,但收回成本的预期不再明朗。来自NFL的最新数据显示,即便在球员“下跪风波”爆发前,本赛季的上座率也出现了显著下滑;MLB的情况好些,但其上座率在过去数年间同样呈现逐步走低的势头。

  投资者不得不要求新建的体育场承担比以往更繁杂的使命。于是,一些大型场馆越来越多地举办非传统活动,如大脚车拉力赛、马拉松、宴会和形形色色的会议。大都会体育场是NFL纽约喷气机队和纽约巨人队的主场,在今年7月的休赛期承接了一场电影颁奖典礼。

  即便如此,老式的体育场依然竞争不过会议中心,因为后者有更好的照明和视听设备、齐全的餐饮服务,以及可以灵活布置的场地空间。体育场想要赚“外快”,竞争非常激烈。

  2017年9月,纽约布鲁克林的巴克莱中心破天荒地举办了一场视频游戏比赛,主题是第一人称射击游戏《反击:全球攻势》。巨大的屏幕向成千上万的观众播放比赛实况,伴随着极富节奏的音乐、灯光秀和烟雾效果。此前,巴克莱中心举办过碧昂丝的演唱会,平时则是美职篮(NBA)布鲁克林篮网队的主场。

  家住新泽西州的约瑟夫·纳尔逊选择来现场为电竞选手们助威。“主办方一定投了不少钱,感觉超级棒,”他说,“我也可以在家看转播,但只有来这里,才可以享受大场面。”

 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2016年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,千禧一代非常看重数据的互联互通。新一代体育场不仅要提供足够优质的网络环境,还需要应用各种先进IT技术。

  科技公司VenueNext看到了这一趋势,进而与NFL“超级碗”大赛的主场馆合作,通过专门的应用程序,告知观众哪些洗手间等待时间最短,帮助他们订外卖并送到座位上,以及通过手机提供比赛回放。阿瓦亚体育场是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(MSL)圣荷西地震队的主场,场内竖起了一面屏幕墙,可显示实时数据、社交媒体聊天记录、YouTube视频,与球迷互动。

  有些设计师和场馆经理担心,习惯了在自家卧室里收看体育节目的宾客,会在亲临现场时变得焦躁不安。为此,他们考虑如何将“粉丝”与现场体验连接起来,具体方式包括利用生物识别技术跟踪观众的情绪起伏,以及用增强现实技术为他们提供更多交互元素。

  例如,MLB圣迭戈教士队的主场现在提供专门的包间,球迷可以在俯瞰球场的同时,在PlayStation游戏机上玩电子游戏《MLB:theShow》。用布莱恩·米拉基安的话说就是:“传统的竞技场基本上是围绕着静态的座位设计的,但下一代观众的行为模式截然不同,他们更希望探索这些建筑物内部,在众多可能感兴趣的娱乐项目中做出自由选择。”

  另一个不难理解的事实是:在纳税人不愿承担建设费用的情况下,多功能体育场馆更容易获得融资。去年,加州圣迭戈的选民否决了一项旨在提高酒店业税收,以便为NFL闪电队在当地新建一座球场的动议。作为“报复措施”,闪电队随即将主场搬到了洛杉矶。

  2017年年初,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调查发现,大多数专家相信,纳税人为建设体育场馆支付的成本很可能超过了场馆带来的效益。毕竟,对传统的单一用途场馆来说,即使把日程安排到最满,比赛一场接一场,当地的大部分纳税人也不会踏进这类建筑物。

  针对这种弊病,新型场馆尝试更好地融入社区,吸引更多哪怕对竞技体育不感兴趣的市民。体育场馆和竞技场地的规划者正努力将酒店、湖泊、公园、写字楼和其他社交场所整合到设计方案中。在旧金山,NBA金州勇士队的新球馆“蔡斯中心”正在热火朝天地施工,这座场馆将包括海滨公园、餐馆和零售商店,从而形成一个一体化运作的生态圈。

  与之类似,同时为国家冰球联盟(NHL)底特律红翼队和NBA底特律活塞队服务的小凯撒竞技场,有一半区域全年开放,商店和餐馆不再是附属物,而被视为周边社区的组成部分。

  “这样一来,即便没有任何比赛时,也不会看到街上门可罗雀,”负责该项目的HOK建筑公司高级设计师瑞安·格尼表示,“相反,它将成为一处每天都充满活力的公共空间。”

  除了兼容多种类型的赛事,新一代体育场馆还被赋予了十分丰富的社会功能。体育场的多功能化,不仅是出于提升盈利能力的动机,也是为了让它们与周边社区相处更融洽。

  理想的体育场馆应该是什么样的?美国《纽约时报》近日载文称,当下,越来越多的开发商和建筑师意识到,如果说决定这类设施前途的头号关键词是“位置”,那么紧随其后的便是“多样化”——赋予一座场馆尽可能多的功能,让它们一年四季都不会被冷落。

  英超联赛托特纳姆热刺队的新球场将于2018年在伦敦开放,它完美兼容多种体育项目,为此设计了可以在几分钟内快速收放的人工草皮。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(MLB)黄金骑士队位于拉斯韦加斯的球场T-MobileArena拥有两座塔楼,它们不仅是看台,还能变身为。国家橄榄球联盟(NFL)的华盛顿红人队也在建造能容纳6万人的新球场,场内设有水池,可以用来玩划艇、冲浪、溜冰,体育场的外墙则设置了专门的攀岩区和绳索垂降区。

  “观众将有大把机会体验丰富多彩的娱乐方式。”布莱恩·米拉基安是PopulousActivate公司的高管,该公司曾参与设计多座奥运场馆。“我们需要更强的吸引力以集客。”布莱恩说。

  事实上,体积庞大且用途单一的体育场馆,从上世纪60年代中期就开始逐渐失宠。随后出现的混凝土甜甜圈模样的“第二代”场馆,试图把棒球和橄榄球场整合在一起,到头来却发现两边都力不从心。结果,单一用途的场馆在20世纪90年代出现了小规模回潮。

  多功能体育场得宠,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“效费比”的考量。以往,太多场馆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处于闲置状态,被城市郊区不断扩张的停车场包围,逐渐沦为孤岛。

  更重要的是,不少体育场的建设费用达到了10亿美元级别,但收回成本的预期不再明朗。来自NFL的最新数据显示,即便在球员“下跪风波”爆发前,本赛季的上座率也出现了显著下滑;MLB的情况好些,但其上座率在过去数年间同样呈现逐步走低的势头。

  投资者不得不要求新建的体育场承担比以往更繁杂的使命。于是,一些大型场馆越来越多地举办非传统活动,如大脚车拉力赛、马拉松、宴会和形形色色的会议。大都会体育场是NFL纽约喷气机队和纽约巨人队的主场,在今年7月的休赛期承接了一场电影颁奖典礼。

  即便如此,老式的体育场依然竞争不过会议中心,因为后者有更好的照明和视听设备、齐全的餐饮服务,以及可以灵活布置的场地空间。体育场想要赚“外快”,竞争非常激烈。

  2017年9月,纽约布鲁克林的巴克莱中心破天荒地举办了一场视频游戏比赛,主题是第一人称射击游戏《反击:全球攻势》。巨大的屏幕向成千上万的观众播放比赛实况,伴随着极富节奏的音乐、灯光秀和烟雾效果。此前,巴克莱中心举办过碧昂丝的演唱会,平时则是美职篮(NBA)布鲁克林篮网队的主场。

  家住新泽西州的约瑟夫·纳尔逊选择来现场为电竞选手们助威。“主办方一定投了不少钱,感觉超级棒,”他说,“我也可以在家看转播,但只有来这里,才可以享受大场面。”

 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2016年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,千禧一代非常看重数据的互联互通。新一代体育场不仅要提供足够优质的网络环境,还需要应用各种先进IT技术。

  科技公司VenueNext看到了这一趋势,进而与NFL“超级碗”大赛的主场馆合作,通过专门的应用程序,告知观众哪些洗手间等待时间最短,帮助他们订外卖并送到座位上,以及通过手机提供比赛回放。阿瓦亚体育场是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(MSL)圣荷西地震队的主场,场内竖起了一面屏幕墙,可显示实时数据、社交媒体聊天记录、YouTube视频,与球迷互动。

  有些设计师和场馆经理担心,习惯了在自家卧室里收看体育节目的宾客,会在亲临现场时变得焦躁不安。为此,他们考虑如何将“粉丝”与现场体验连接起来,具体方式包括利用生物识别技术跟踪观众的情绪起伏,以及用增强现实技术为他们提供更多交互元素。

  例如,MLB圣迭戈教士队的主场现在提供专门的包间,球迷可以在俯瞰球场的同时,在PlayStation游戏机上玩电子游戏《MLB:theShow》。用布莱恩·米拉基安的话说就是:“传统的竞技场基本上是围绕着静态的座位设计的,但下一代观众的行为模式截然不同,他们更希望探索这些建筑物内部,在众多可能感兴趣的娱乐项目中做出自由选择。”

  另一个不难理解的事实是:在纳税人不愿承担建设费用的情况下,多功能体育场馆更容易获得融资。去年,加州圣迭戈的选民否决了一项旨在提高酒店业税收,以便为NFL闪电队在当地新建一座球场的动议。作为“报复措施”,闪电队随即将主场搬到了洛杉矶。

  2017年年初,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调查发现,大多数专家相信,纳税人为建设体育场馆支付的成本很可能超过了场馆带来的效益。毕竟,对传统的单一用途场馆来说,即使把日程安排到最满,比赛一场接一场,当地的大部分纳税人也不会踏进这类建筑物。

  针对这种弊病,新型场馆尝试更好地融入社区,吸引更多哪怕对竞技体育不感兴趣的市民。体育场馆和竞技场地的规划者正努力将酒店、湖泊、公园、写字楼和其他社交场所整合到设计方案中。在旧金山,NBA金州勇士队的新球馆“蔡斯中心”正在热火朝天地施工,这座场馆将包括海滨公园、餐馆和零售商店,从而形成一个一体化运作的生态圈。

  与之类似,同时为国家冰球联盟(NHL)底特律红翼队和NBA底特律活塞队服务的小凯撒竞技场,有一半区域全年开放,商店和餐馆不再是附属物,而被视为周边社区的组成部分。

  “这样一来,即便没有任何比赛时,也不会看到街上门可罗雀,”负责该项目的HOK建筑公司高级设计师瑞安·格尼表示,“相反,它将成为一处每天都充满活力的公共空间。”